此间长情

沈长情。
鼠猫已纯食。
坑品不保证,关注请谨慎。

在写了,在写了。

不给糖就捣蛋。 无脑发糖小甜饼❤️



万圣节前夜。


花店的生意依旧很好,展昭将打烊的牌子挂好,便准备回家。


十一月份的夜晚,有些凉。


街上人来人往,商店里到处都摆满了万圣节的装饰物,每家店里几乎都必备有这个节日的常见物——南瓜灯。


一路上有很多万圣节cos打扮的人们拍照游玩,还有些店家在路边装成魔女或者幽灵发放免费糖果。


展昭提着超市的大口袋走在回家路上,看着街上的热闹景象,勾起了唇角。时间过得可真快,一转眼,他和邻居家的那位白姓警察已经认识了差不多一年。


白玉堂不久前才给自己发过短信,说是万圣节得加班,大概得晚一点才能回家,让展昭困了先睡。于是展老板便延迟了一会儿打烊时间,希望回去没多久,白玉堂便能到家。


展昭洗完澡后就躺在沙发上看书,时不时看一眼手机——有没有白玉堂的回信。


哪怕只是分开了一会儿,他也在心底想他了。


很想很想。


果真恋爱让人犯傻……展昭揉了揉太阳穴,又将注意力集中在书本之上。故事内容有些冗长,现在已经快十一点,看了一天店的展老板有些昏昏欲睡,不知不觉,竟在沙发上睡着了。


白玉堂回来后,看见的就是已经在沙发上睡的香甜的展昭。


白玉堂锁了门,换了鞋,小心翼翼地走到展昭身边,脱下外套给他盖好,又蹲在沙发旁看了会儿心上人的睡颜,这才将沙发上的展昭轻轻的打横抱起,生怕将他吵醒。


可怀中人还是醒了过来。


展昭为了等白玉堂回家,本就是浅眠,被玉堂盖上衣物时就有些迷迷糊糊,被他抱起来时就更清醒了。


“醒了?”


展昭缓了一会,抬手搂住白玉堂的脖子,“嗯……玉堂,回来好晚。”


“明天休息一天,白爷用来好好陪猫。”白玉堂低头吻了吻怀中心上人的唇,他说这话时有些歉意,让展昭等到这么晚,他很抱歉。


“噗嗤,好啊。”像是想起了什么,展昭边回应着边道,“十二点过了吗?”


“嗯,已经过了。”白玉堂将展昭放到床上顺势压在他身上,双手撑住身体,低头看着他,坏笑道,“不给糖就捣蛋。”


“糟了,忘记买了……”展昭眨了眨眼,没想到白警官也会和他玩不给糖就捣蛋的游戏。


“那我可要捣蛋了。”白玉堂说完便低下头凑过去吻上了展昭的脖颈,留下属于他的痕迹,手也没空着,从爱人的腰一路游移到胸口。展昭猝不及防,毫不意外的红了脸,“……白玉堂你犯规!”


“我怎么犯规了?”白玉堂听了他毫无杀伤力的话,轻笑出来,“小孩子才做选择,糖果、捣蛋,我都要。”言毕又吻上了展昭的唇,“这是索要糖果。”心情大好的五爷用低沉的嗓音蛊惑着身下毫无防备的猫,趁他不注意撬开他的牙齿在里头肆意舌吻。


“唔……”展昭被他吻得晕晕乎乎,眼角也染上了些许润色,白玉堂见他这幅模样,才依依不舍地放开了他,手上动作还在继续,“这是捣乱。”玉堂在他耳旁轻轻的说。


展昭被他这么一弄,气息紊乱不少,脸颊还泛着红,玉堂见了立马不动声色调整了一下呼吸,他知道展昭看了一天的店,已经很累了,无论怎样都不能累到他最爱的猫儿,“我爱你,”玉堂吻了吻展昭的眼角,“睡吧,我马上回来。”


“我也爱你。”展昭突然觉得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虽然知道白玉堂是怕他累了,但是就是有些不甘心。他伸手拉住准备起身的玉堂的衣领,一闭眼,吻上了对方的唇,“……玉堂。不许走了,糖果和捣乱都随你。”


白玉堂只愣了一秒,立马重新动作起来,“猫儿,你说的,不许反悔。”

……


明年万圣节一定要准备好糖果!!!


第二日睡醒后的展昭就着被玉堂搂着的姿势,揉着自己的腰, 又羞又甜地想。

记梗 吸血鬼鼠x血猎猫 万圣节脑洞

五爷是很强大的吸血鬼,猫儿是血猎工会的高级血猎。还想写吸血鬼亲王白锦堂和审判者五鼠。(。)


yutang•jerry•nicholas•bai什么的。


杰瑞•尼古拉斯——!!


(……)




吸血鬼现代pa也可以。


开封府全员都是血猎这样。几百年前的恩怨延续到了二十一世纪,吸血鬼与血猎共同生存。人类分为了和平和战争两派,襄阳王啊啥的可以是主张沙雕(划掉)杀掉并歼灭吸血鬼的一派,开封的血猎,以包组长为首则是和平派,这样。




五鼠是五大审判者,拥有亲王的权利可以审判叛变的或者不听话的血族,白大哥是血族亲王,玉堂是审判者NO.1之类的,毕竟血统最纯正和亲王是兄弟。




于是在这个背景下吸血鬼和血猎相爱了。


好想写玉堂给猫儿的初拥呜呜呜我死了。




还有吸血鬼最怕的是死人血这个梗,想写。(发刀神器啊。)




还有几百年老处男的梗,配合吸血鬼喜欢处男处女血食用太美妙了。


不是,zan大人我没说你是几百年老处男别打我。

真香总裁鼠和芭蕾舞老师猫。

一个小片段。我尽力了。





白玉堂用接学芭蕾的云瑞回家这个借口“顺便”来展昭的芭蕾舞工作室套近乎,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白总裁每次来都很热情,趁着放学那会儿和展昭说话,问问云瑞跳的怎样,听不听话,或者用他白总裁二十多年的文学积累来夸赞展昭(猫吹),夸赞的同时看向展昭的双眼温柔又深情,就差捧着一大束玫瑰花给他,弄的展昭一开始特别不好意思,后来次数多了,渐渐的,也就习惯了这个男人的存在。


现在是十二月,舞蹈室内开了空调,不会冷,温度刚刚好。玻璃窗上蒙上了一层层水汽,如果是休息时间,有调皮的孩子会在上面写字画画。


展昭正在教学生们跳基础的格朗和热泰,跟着曲子做基本的舞步,示范了几遍让学生们跟着练习,抬头间看见了窗户外面有一个模糊高大的人影。


那人抬手擦了擦窗户,便露出窗外那张魅力十足的帅脸,展昭愣了愣,和他四目相对——白玉堂!


现在离下课接云瑞回家还有一段时间,他来那么早做什么?展昭在心里默默想着,就见白总裁对出神的展老师笑了笑,然后抬手在窗户上画了一只小猫和一只小老鼠,完了还不忘在中间画了个爱心。


……调皮!


展老师视力极好,一下就看出了白玉堂在窗户上画的“大作”到底是什么,想起这个男人不久前对他说的那些话,不由得脸上一红。


“展老师,我可以追你吗?”



校霸鼠和学霸猫。片段。无脑发糖。

复建。


晚自习的时候,白玉堂习惯性地便要抽一支烟。


以前没有展昭的时候,他是和那些狐朋狗友一起在走廊上成群结队地混,现在有了心上人,他便拉着展昭来到了走廊对面的另一边。


现在是夜晚,不出声的话走廊声控灯是不会亮的,二人站在角落里,白玉堂点了一支烟。


戒烟这事儿不是一天两天的,自打他和展昭好上,展昭知道他有烟瘾,便每次都来监督。为了爱人的身体健康着想(不吸二手烟),白大少爷就开始慢慢减少吸烟频率,戒烟精神值得鼓励。


白玉堂后背抵着墙站,身子微微弓着,他比展昭高一点,这样刚好和展昭齐平,他只要再凑过去一些,就能吻到爱人的唇。白玉堂的刘海有些长了,稍微有些遮住了眼,他的眼睛很好看,桃花眼,配上这张俊美无匹的脸,好看但是不娘气,有一股说不出的潇洒不羁。夜晚的风吹过,微凉,走廊的角落里,没有白炽灯的光照,只有白玉堂手上的烟,忽明忽灭,展昭看不真切,但是还是一不小心入了迷。


见展昭迟迟没有动作,白玉堂笑了,抬手揉了把自家猫儿的脑袋,“怎么,看傻了?”


被说中的展昭一下就红了脸,抬手给他捋了捋刘海,“玉堂,别抽了。”


“嗯,我知道。”白玉堂凑过去,一把将展昭壁咚在墙上,然后吻上他的唇瓣——这是一个带有香烟味道的吻。


白玉堂觉得不够,将香烟摁在墙上,灭了,随手丢进旁边的垃圾桶里,然后不由分说搂住展昭的腰,不安分地游移。被他搂紧的展昭脸上绯红更深,抬手环住了他的脖子,捏了捏他后颈肉,“唔……玉堂,听话,别闹。”




“想让我别闹?”白玉堂轻轻笑了,低沉温柔的嗓音在展昭耳边环绕,“那以后我烟瘾犯一次,你让我亲一次,好不好?”末了还补充一句,“要舌吻的。”

根据和自家道长的故事改编。
没写完,放上来作个纪念。

华山忍着疼痛,盘腿而坐,等着师姐为他运功疗伤。

这是他第一次下山,千山暮雪看了十七年,终于得到资格历练,和同行的师姐一同行到云梦来。他修为不高,一路上盗墓贼不断,他不会躲,被打得遍体鳞伤,师姐又不让他乱嗑药,他还在逃跑路上一不小心被摔成了残废。

当真是男默女泪。

华山望着天空发呆,远处浮生树开得正艳,象牙色的花瓣偶尔随风飘下,煞是好看。

像极了华山的落雪。

“江师姐,为什么不让云梦的姐姐医我?”华山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开口,却换来师姐一个无奈的眼神。

“蠢师弟,咱们没银子。”

……师姐说得好有道理,我居然无言以对。

他叹了口气,不知怎的就想在心底缓缓唱起了一首凄凄惨惨的《金包银》:
“别人的性命是框金又包银,阮的性命不值钱……”

唉……

感慨完自己的穷逼,华山重新闭上眼睛休憩,再睁开时,眼见不远处走来一个人。

是一位武当的道长。

那道长做的是寻常弟子打扮,一身鹤舞,青丝用冠束起,眉眼如画,薄唇轻抿,墨色的眸子黑沉沉地看着他。桃花潭水亦有三千尺,可他这眸里,却让人看不出到底有多深。

哦呼。

只一眼,华山便再也移不开了。

华山愣了神,只见道长二话不说便在他身旁坐下,然后为他运功疗伤。三人相顾无言,最后还是道长首先开口,打破这份宁静。

“……你在哪摔的?”道长用疑惑的眼神看他,华山了然,想想也是,云梦地势这么平坦,微澜居之类的地方也都不是高楼,华山挠了挠头,不好意思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是被盗墓贼打伤后,平地摔的。”

“真可怜。”道长顿了顿,华山以为他会出口安慰,不料道长却话锋一转,“还钱。”

???华山懵逼。

“不要以为残废了就不要还钱了。”道长笑眯眯看着华山,又把目光投向了华山师姐,“这位姑娘修为看起来和贫道差不多,不如一起切磋切磋?”

“小道长,别了吧……”江师姐无情拒绝,“现在咱们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把蠢师弟治好。治好他也快了,到时候,要杀要剐还是肉偿随便你。”

???华山继续懵逼。

“那什么,我可以不同意么?”华山弱弱举手,却遭到师姐和道长的冷漠拒绝:“不可以。”

华山听见二人的答复,耷拉着脑袋,像极了一只被欺负而情绪低落的大猫。看的道长心里直痒痒,刚想伸手顺毛,不料天上飞来飞鹰传话,道长伸手接过,看完来信立马起身准备离去。

“友人遇难,贫道先行一步。”道长迈开步子,华山以为他再也不会回头,孰料道长终究还是轻轻回眸,看着他笑,“有缘再会了。华山小兄弟。”

“等等……!”华山想拦住他,身上的疼痛却不允许他这么做,他看着那人慢慢走远,却一点也不能挽回,华山忍着身上的伤,终于朝道长的方向大声喊去,

“——你怎么能救人不救到底!!!!!”

华山第二次遇见他,是在监狱里。

他前去寻找因为偷瓜而入狱了的师弟,没想到探监时师弟没见着,倒是看见了那日的道长。

华山立马打了个招呼,而道长也看见了他。

对方还是那身鹤舞。道长在监狱对面走近了,二人隔着一道铁门,华山抿了抿唇,想要说些什么,道长拿墨色的眸子静静看着他,那双好看的眼睛里映得只有他一人。

华山心头一跳。

“你怎么来了,看我笑话的么?”道长忽然开口,华山连忙解释,“我只是路过,来看看我的师弟。没想到……道长你也在这里。”

华山想说他和他有缘,可在监狱里相遇哪有那么浪漫,哪有那么适合叙旧,更何况他们才认识多久?只恐怕几个时辰都不到。

道长听罢哼了一声,又开始欺负他。

“等我出去,你就还钱。”道长抬头看着他,华山比他高一些,隔着铁门的距离好像更加遥远,道长透过铁门的缝隙看着他,墨色的眸子被烛光映得亮晶晶地,好看极了。

华山看着眼前人,忽然不知道怎么开口,有那么一瞬间他恨极了这道碍事的铁门,“好。那我等你出去……?”

华山鬼使神差答应了那人不着逻辑的要求。他哪里欠他?只不过好像看着他,一颗心就跟着走了。

华山还不知道这是“喜欢”。

道长没想到他真的会答应,双眸瞪得极大,不可置信般看着华山,最后从铁门的大缝里伸出手来推开他,“你走吧!以后别让我看见你!再相遇,见你一次我打一次!”言毕,他便头也不回地走开。

华山莫名其妙,莫名其妙就被道长给推了开来。委委屈屈戳了戳手指,他连那个人的名字都还不知道。

罢了,有缘自会再相逢。

华山叹了口气,他还不知道他和道长第三次相遇来的那么快。

【梗】总裁与芭蕾舞者的生活会怎么样呢~

操,爱了。

脑补一万字剧情好吗墨念是什么天使!!!

猛男落泪。

等我再看看芭蕾这方面的书恶补一下相关知识!

肆零夭夭【墨念】:

 @此间长情 前方敲碗等长情产粮。


你看我都特意开贴给你提供灵感啦!




【1】:


最近来白总裁家做客的人们发现总裁家的别墅多了一间神秘的房间,门上挂着猫爪小牌牌上面写着“猫儿专属游乐室”,于是客人们开始搜罗名贵的猫咪和猫咪玩具猫薄荷猫粮给白总裁送礼。


然而与他亲近的人都知道,门后头只有一间宽敞明亮的排练室。




【2】:


7:00准时起床冲澡,擦着头发到排练室看猫儿的一位手二位手三位手小跳大跳(芭蕾基本动作)。


7:30面对面坐下吃早餐,一个喝牛奶麦片粥(减肥减脂)一个优雅地啃面包。


8:00在舞蹈学校门口踩下刹车,再一次看到了等着展老师上小课的十六岁姑娘(许多舞蹈艺术生会去培训班找老师上小课,学费真的好贵……)在门口张望。


“我不想让你去上课了。”


“白玉堂,小姑娘才十六岁。”


“哼。”


猫儿脸上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说“好吧”,然后凑过来在嘴角“啾”一口。




【3】:


“猫儿我睡不着。”


 “那我给你讲故事吧,《吉赛尔》还是《胡桃匣子》?”


“……”


“《天鹅湖》呢?”


“……我们来点成人间的交谈好吗?”


“那么《红色娘子军》吧!”


(以上都是经典芭蕾舞剧,这个脑洞似乎太沙雕了)




【4】:


“玉堂,帮我踩脚背。”(踩脚背太阔怕了qwq)


可是五爷对着那双脚左看右看一番——白白的显得上面的伤口和茧子特别明显,脚趾处甚至有了一点畸形(听说学芭蕾的人脚惨不忍睹),实在下不去脚。


于是把人拉起来笑嘻嘻道:“我们可以做点别的有利于软开度的事情呀!”






【5】:


白总裁出差到法国,第二天法国公司上下缘故都在津津乐道着总裁身边的那个东方男性。


他说起法语来纯正流利,气质优雅迷人,像个东方来的王子。


而且白总裁看他的时候笑得温柔极了。


后来有人在街头再次看到了他们,大胡子的街头艺术家拉着大提琴,那个东方男性在跳《吉赛尔》,而白总裁坐在露天咖啡厅里画了一幅很美的人物像。


(法国有一所世界顶尖的芭蕾舞学校名字我给忘了(拍脑阔),街头跳芭蕾是之前视频上看到的超级美!!)




【6】:


有一天晚上两个人在排练室里做了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之后展昭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直视排练室的大镜子了。


只能在花园里把腿压在树上开软度,


然后展昭感冒了。


从此白玉堂再也没拉着他在排练室做过奇奇怪怪的事。





记梗 精英总裁真香鼠x芭蕾舞老师气质猫

五爷是个直男,因为某些原因觉得跳芭蕾舞的男人都很娘炮。他侄子白云瑞在学芭蕾舞,白大哥和嫂子有一天有事儿让五爷去接云瑞下芭蕾舞课,然后,在那里,他遇见了优雅气质而且谦谦君子的芭蕾舞老师展昭。



真香。


我白玉堂,就是从这里跳下去,公司破产,也不会喜欢那种娘炮!


猫儿,我爱你。

猫儿,你跳舞的样子真好看。



大概是深柜一见钟情明恋追求欢乐文。

ooc我的。

鼠猫现代《老板,我不买花,想买你》十

“抱歉,展昭。”




白玉堂将展昭放开,俊朗的脸上带着歉意,后者笑着摇摇头,把手中的热奶茶递给了他。




“天凉,喝点这个吧,玉堂。”展昭顿了顿,先将吸管插进自己的杯子里喝了口,“不知道你喜欢喝什么口味的,所以买了原味……无论怎样,甜的东西总会治愈一些吧?”说到这儿,展昭抬手掩住嘴轻轻咳了一下,“绝对不是因为我喜欢吃甜食。”




“嗯,好。”白玉堂本来带着歉意的脸因为展昭的举动而换上了笑,白玉堂接过他递来的另一杯热奶茶猛吸了口,却因为烫到嘴而将奶茶全权喷出。“靠,这么烫?!”白玉堂一将那口烫人的奶茶吐掉,就立马张开嘴让秋夜的凉风入喉,一旁的展昭没忍住,笑了出来,温柔好听的男声带着浓浓的笑意,白玉堂觉得心漏了一拍,还未来得及多想,展昭便连忙拿出奶茶店送的纸巾让他擦擦嘴,含笑道,“原来白警官也有这样一面。”




白玉堂毫不客气接了纸巾,将刚才的想法抛去脑后,“怎样的一面?”




“有点傻,嗯……像只偷油吃,因为猫来了而‘叽哩咕噜’滚下来的大耗子。”




白玉堂听了,挑眉,“猫儿,来的那只猫就是你。”




“那你也是被我吓到的。”展昭说完理直气壮地又喝了口奶茶,白玉堂听了倒是愣了愣,他的确是被这猫给吓到了,而且吓得不轻。




“吓到人了可要赔偿精神损失费的,不如……猫儿你请客,咱们去吃晚饭。”玉堂语气坚定,不容拒绝,展昭想到方才是自己让他担心,便点了点头,虽然心底还有很多问题想问,但是现在,还不是他该问的时候。




白玉堂只是开个玩笑,没想到展昭居然真的点头,也不和他客气什么,继续道,“咱们去吃大排档吧?不远的小吃街有家沈记烧烤可是一绝。”




“沈记?真巧,我也喜欢去,刚来的时候局里的前辈带我来过。”二人边走边聊,路过垃圾桶的时候,白玉堂在扔奶茶空瓶时,悄悄将那两张情侣餐厅的票,放在了垃圾桶旁边。






他原本是想带着展昭去那家情侣餐厅的。那家餐厅位置优越,可谓是看烟花最好的地方。本来二人好好兄弟还没什么,可他俩刚刚才有一个暧昧不明的拥抱,更何况玉堂才对笑着的展昭心跳漏了一拍,而且对方还不知道。虽说是白玉堂这样的人,也难免有些不好意思拉他再去情侣餐厅吃饭了。那家大排档就在马路牙子旁边,这条路烧烤小吃应有尽有,白玉堂拉着展昭去了沈记,轻车熟路找了座位坐下,道,“这家店我虽然没来过几次,但是一吃就忘不掉了。”他拿起菜单递给展昭,转过头对烧烤店老板道,“老板,先来份烤鱼!不要太辣的!”




“好嘞!”




“你不看菜单吗?一上来就点烤鱼?”展昭寻思是不是这家烤鱼一绝,待会定要好好尝尝味道时,就听见白玉堂道,“为你点的,猫儿不都爱吃鱼吗?”




展昭无奈,仔细看了看菜单,确定没有烤竹鼠肉后才继续道,“白警官,你这个幼稚鬼。”




展老板丝毫不觉得找竹鼠肉的自己也是个幼稚鬼。




“白爷这叫童心未泯。”白玉堂起身拿了两瓶啤酒,将一瓶递给展昭后,手上的动作顿了顿,“猫儿,你是不是不怎么能喝酒?”




话音刚落,二人都不约而同想起了上次展昭醉醺醺赖在白玉堂家那回事儿,展昭喝了口茶水,脸色有些烫,白玉堂怕他恼羞成怒,连忙道,“那换个?酸奶也好喝。”




“我不要,白玉堂你监督我,别让我喝醉就行了。”展昭莫名其妙就有点不服气,好像让那只白耗子低看了似的,鬼使神差说了这话,说完又有点后悔。




……到底谁才是幼稚鬼啊。




两位幼稚鬼最后还是点了一些常见的串儿,烤鱼一上来,展昭的注意力就全被吸引了过去,白玉堂没和他客气,也跟着大快朵颐。




烤肉串也陆续上桌,盘子里的牛肉、脆骨等色香味俱全,让人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两个大男人玩了一天,除了水和中午吃的饭,还有那两杯奶茶之外就没怎么吃其他东西,现在此等珍馐在前,二人当然二话不说直接开吃。




玩累了一天,现在大口吃肉真是幸福极了。




虽然没有看乐园的烟花有些可惜,但是能和展昭大口酒大口肉,一起坐在他最爱的烧烤店大饱口福,倒也不错。




白五爷好心情地想。





小剧场。





丁月华:小白哥,你拍的照片呢?





白玉堂:哦,忘了。



吐槽 我和情敌一起偷瓜去不归谷骑他大马让他下跪是怎样的体验

因为也带有华武内容所以也打个tag,占tag抱歉。


#和情敌情缘一起赤果上身,情敌勾引王猛让我偷瓜,我骑他大马还让他给我下跪是怎样的体验#


女士们先生们大家好,我是一只除了帅就没有什么优点的华生,呸,华山。


事情是这样的,我家道长他心中有一个白月光,后来我发现,这个白月光居然是开服没几天就杀我师尊的义士同门,于是浓浓的醋意和恨意(?)在心头蔓延,我,决定报复。


这里就叫他g师兄得了。

和g师兄第一次见面是在不归谷。

那天道长说要带我去个好玩的地方,新出的,我肯定没去过。我说好,道长说:还有个你同门也要来,他带你玩。

我:?谁啊。

于是我和他进了g的队伍,我一看这个名字,妈的,怎么是他。这不是开服杀我师尊那臭小子吗,世界真小。

操他喵。


我:师兄好。(嘴上笑嘻嘻,心里猫猫碰)

g:师弟好啊。

道长:g兄好!(热情得像这个华山不止没欠债还投资了一样)

g:道长好!

……嘤嘤嘤道长对我都没这么热情我好难过。

正当我难过之时,g开口了,他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他说,“进去之前师弟你把衣服脱了吧。”

师弟你把衣服脱了吧。

你把衣服脱了吧。

衣服脱了吧。

脱了吧。

了吧。

吧。



????????

什么?????????

你再说一遍???脱什么????

道长还在呢我都没脱给他看过凭什么脱给你看????????



我:啥?

g:不归谷可以随意打架,死了装备掉耐久。


哦。

妈的智障。


我脱完了装备发现g和道长都穿着薄春衫,妈的要变态我怎么能示弱?!

于是内裤三人组愉快的踏上了不归谷之旅~(并不是)

顺便说一句就算建模一样的我还是要夸一句道长身材真好,鼻血。



进了不归谷,他带我和道长去了一个有牢房(?)的地方,他跳了进去,道长当时转悠不见了,我准备去找,完了忘记g是队长点了跟随,我就进了牢房。


他看我也进来了,马上跳了出去站在我面前,我和他一个在牢内一个在牢外,都只穿着内裤,只隔了一层牢栏杆。(?)


妈的变态。


道长救我。


g:师弟你这样我好想欺负你啊,来我们打一架吧。

我:不要,我不!!道长救我!!!!嗷!!!!!!!


那天他杀我师尊的时候,是不是也和现在一样,毫不留情。


妈的,修为高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抱歉,修为高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


道长回来的时候我已经复活了。他以为g在教我操作,居然还很支持。我说不是啊他打我一言不合就打我。

道长:谁让你平日里总去点香阁!修为都落下了!


我,我……

今天我就是华窦娥。




和g再见面是出小和尚的时候。



“哦豁今天出了小秃驴真杰宝可爱搞一个玩玩!”

于是我捏了个小和尚去给道长卖萌。双开叫自己爹爹叫他爸爸,嘻嘻嘻嘻,共享天伦之乐。(没有)


那天我骑在爸爸肩上,看见爸爸拉了一个人进队,看了那人Id,我小小的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我了个太阳,g。

怎么又是他。


道长:儿砸快叫g叔叔。


???

最后拗不过爱情的压力,我开了口。

我:g……g叔叔好。


g:小可爱真乖!


……小可爱是你能叫的么!???


道长:来,儿砸,让g叔叔带你偷瓜,偷满一百个去。你不是说没瓜吃吗。


我:?!


什么,免费苦力。

这不是报仇的好机会吗,在他被猛哥肛的时候我大摇大摆地偷瓜,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我:g叔叔我要瓜瓜!

g:好的小宝贝我去勾引他你等着。

我:好的呀♪( ´▽`)


我觉得道长肯定在偷笑。



于是我就真的偷了一百个瓜……连道长都没理……………………


现在想起来我真是太睿智(RZ)了。



偷玩瓜,我和道长还有g一起继续玩。三个人走遍了金陵………………


一路上我骑在g肩上的,让他去哪就去哪,一边和道长说话。

骑在仇人身上的感觉,妙啊。


我:g叔叔我要骑大马!

g要和你抱抱,是否同意。


激情同意!

驾!!!!!


这天晚上我做梦都是笑醒的。

我梦见我打得他落花流水梨花带雨嘤嘤嘤嘤。(……)



不对啊,妈的我以前做梦都是和道长卿卿我我,现在居然被别的男人代替了,操啊???我不允许。


吓得我赶紧和道长黏糊黏糊。

果然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古人诚不欺我。




最后和g见面是在长白山。

道长和咱们结义队队哥几个还有g一块去长白山旅游。(?)


我进队,

妈的怎么还是他。



我们一起跳崖一起看雪一起观光拍照,最后很晚了,他说要睡了,就把号挂机了。


没多久小伙伴们陆陆续续都去睡了,只剩我和道长,还有g的挂机角色。


道长闲的无聊,就跳啊跳,他发现g挂机角色也跟着跳,落下来的时候会跪着。


道长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一样跑来告诉我。


“华仔,刚刚我跳一次g兄就对我下跪一次,你快来玩玩!”


“什么有这等好事?”


于是道长把队长给了我,我一直跳一直跳,谁也不知道那个晚上,g给我下了多少次跪。(……)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最后才知道g已经a游戏了,虽然报仇很爽,但是一起玩真的挺开心的。说出来给大家开心开心,我内心戏真的好多,淦。

还有说一句我真的没被绿,真的。



end。

前几天去古城弹吉他卖唱的兄dei那里嚎了一嗓子,忽然觉得双大学新生,二人都会弹吉他唱歌,玉堂在街头卖唱练习,猫儿路过,然后一个人弹一个人唱,后来在校园相遇这种设定真好吃。

爱了。


有没有太太满足我的美梦。并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