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长情

沈长情。
鼠猫已纯食。
坑品不保证,关注请谨慎。

在写了,在写了。

鼠猫现代《老板,我不买花,想买你。》九

白玉堂从进了游乐园以后,就一直很不对劲。展昭何等聪明,早就发现了这点,坐过山车的时候白玉堂就一直没怎么说话,虽然他不是话多的人,但游客们脸上都带着笑,白玉堂却没有。

虽然他看向自己的时候是带着笑的,可那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展昭看了就担心。

二人现在正漫无目的走在游乐园里,展昭不说话,白玉堂也没有主动开口。展昭觉得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便带着白玉堂在休息区坐下,对着还在出神的白玉堂挥挥手,“白玉堂,我去买点东西,你等我回来。”然后转身离去。

白玉堂这才回过神来,发现展昭已经不见了人影。

“展昭?!”白玉堂突然后悔起来,自己怎么就出神这么久,展昭什么时候走的都未发现。他站起身来,游乐园一如既往地人山人海,休息区还是靠运气才找到的一个座位。

白玉堂惊慌起来,又觉得脑袋发疼,左右都不见展昭的身影。他不顾什么绅士风度,扒开拥挤的人潮,他知道展昭不是小孩子,对方刚才也的确和他说了自己要去干什么,可他就是忍不住地会想起十二年前那个夜晚。

那个人也是这样,转身离去,后来便再也无法相见了。

他仿佛可以看见离去的人胸前插着的那把水果刀,刀身深入心口,只剩短短的刀把和鲜血在外,那个人的浅色警服被血染成了深色。

他的世界,一片腥红。

当时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那是白玉堂用了十二年都没能忘掉的记忆。他总以为他能打开这个心结。从月华说自己要提前离开,让自己陪展昭去游乐园开始,那个噩梦就一直在他心头时不时地浮现,提醒他当年的悲剧。那时候他才十二岁,月华不过也才九岁,而且白锦堂遇害那天只有他在他身边。他们当时都还小,丁月华也只知道白锦堂死了,却不知道,那个人是死在游乐园里,死在他的面前。他不想让妹妹担心,也不想让妹妹失望,更不愿意看见十二年前的悲剧重演,他怕失去展昭。

多年的警察经验让白玉堂逼着自己冷静,他揉了揉太阳穴,重新回到休息的地方,那里早已被别人给占了座位,白玉堂只好站在不远处的角落等他回来。

展昭排队买完了热奶茶就往回一路小跑,他见白玉堂那么愁眉苦脸的,帅脸的眉头上都皱成了个小川字,就想给他买点热的东西暖暖身子。就算还是不开心也好,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强。别人的心事,展昭也不好多问。可惜这里不是花店,不能亲手给他泡杯奶茶,展昭只能亲自去买了。喝点甜的东西,心里总会不那么苦了吧?

白玉堂等了那么一小会儿,才看见远处走过来的展昭。他深呼了一口气,心底悬着的石头终于放了下来。“玉堂?”展昭开口,话还未说完,谁知道却落入一个拥抱。

展昭被白玉堂紧紧拥在怀里,这么近的距离,展昭甚至感觉到对方在微微地颤抖,白玉堂呼出的热气喷在展昭的右耳,他忍不住红了脸,也忘了把他推开。

展昭想了想,抬起手拍了拍白玉堂的背。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他们这里能看见的人不多,灯光也昏暗,白玉堂抱了好一会,平复了心情才将他缓缓放开,展昭只见他俊美的脸上带着深深的歉意,“抱歉,展昭。”


小剧场。

展昭:玉堂,coffee, tea or me?

白玉堂:当然是你!!!!

什么居然可以置顶了。

好的这里是沈长情选手。
是个写辣鸡文的,偶尔画画菜鸡画。
喜欢别人夸我帅。(……)

鼠猫本命,还吃华武/杰佣/丕云/双黑/狗崽/博晴/绿蓝/花羊/明唐,外加任何不玛丽苏小白的师徒cp。一般吃的年下。是个懒癌晚期。

还喜欢假面骑士。W和三蛋是最爱。
玩儿第五人格和楚留香还有决战平安京。剑三a了,大号是个琴爹。其实吃的很杂,欧美众多cp也食。

不吃猫鼠,真的不吃。我有心理阴影。

干啥都是半吊子,没什么耐心。
最想看见评论,无论怎样的。(小声)
划重点:
坑品不保证,关注需谨慎。
鼠猫已纯食,逆我CP滚。

在写了在写了。

鼠猫现代《老板,我不买花,想买你。》八

展昭就这么跑了,白玉堂起身准备收拾早餐残局,却被一只手抢走了桌上的东西。白玉堂抬眸,只见丁月华一脸认真的看他,“小白哥,你的伤还好么?”


听完她的话,白玉堂笑了笑,站直了身子活动了下右肩,“早就好了,只不过没以前灵活,有时天凉了会疼。”


“那现在的这份工作怎么样?”丁月华抢先把不要的垃圾装进一个袋子里,系好结扔进垃圾桶里。玉堂也没说什么,只答道,“挺好的。”


“片儿警也是警察,如果再……”月华还没说完,白玉堂便开口打断了她的话,“月华,我很喜欢这份工作,”他停了停,微微叹了口气,从桌下的抽屉里拿出一包烟,点燃一支,狠狠吸了一口,“我答应过,要成为和他一样的人。”


“可是白大哥都已经……!”丁月华话说到一半便连忙打住,她鼻子一酸,眼泪没有忍住,小声开口,“对,对不起……”


“丫头,不怪你。”屋子里香烟味渐浓,玉堂听了她这话,脸色白了白,又看她已经红了眼眶,狠吸一口,便连忙掐了烟,“别哭。”


他不怎么会安慰人,也知道丁月华为什么难过。可是都已经过去了,哭也没有用。眼角无意间瞟到身旁展昭还回来的大衣,白玉堂忽然道,“b市游乐园。”


丁月华还没反应过来,不解地看他,“什么?”


“我帮你约到展昭,周六你俩去玩。”白玉堂转过头,“所以别哭,亲爱的小丁小姐。”


“呜……”丁月华听了他这话,不但没停止哭泣,反而哭得更凶了。


“喂丫头你怎么了?!”白玉堂慌了,连忙给她递纸巾擦眼泪,月华哭着哭着忽然就笑了,说,“我没想到小白哥你这么懂我呜呜呜这是感动的泪水……”


白玉堂:……


女人心,海底针。


好不容易送走丁月华,白玉堂揉了揉眉心,他果然从小到大都拿这丫头没辙。他走到展昭叠好的大衣旁准备收进衣柜,却在衣服下面看见了一张蓝色的便利贴。


便利贴上什么字都没有,只有一只用水笔画上的小猫。


白玉堂看着简笔画的小猫,不禁勾起唇角,道,“蠢猫。”




白玉堂站在b市游乐园的大门口一脸无奈。今天本应该是展昭和丁月华来这里的日子,现在居然变成了他在这里等把白糖寄养给宠物店一天时间的展昭。


事情还要从昨天说起。


那日白玉堂用美男计(?)哄好了月华,就去网上买了周六的两张情侣票,顺便贴心的把游乐园里的情侣晚餐也预定了。他看得出月华喜欢展昭,想着既然一个是好妹妹一个是好兄弟,不如幕后推一手,做个好助攻。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剧情发展越来越不对,丁月华周五的时候突然说上头要一起提前一天去另一个地方采购机器设备,让他和展昭一起去玩,还说什么记得多拍点合照给她看。白玉堂有点头疼,早知道这样,就不买情侣票了。


还好这件事是丁月华开口先给展昭打好招呼的,玉堂摸了摸鼻子,又打开手机屏幕看了眼时间。


他本就生得极俊,走在路上都会有很多小姑娘回头那种,这么一个大帅哥在游乐园门口等人等了快十分钟,实在引人遐想。


“白玉堂!”白玉堂大老远就看见展昭跑过来,嘴里喊着他的名字。玉堂点了点头,也朝他走过去,“蠢猫,跑那么快做什么。”


“这不是怕你等不及……”展昭一边说一边喘气,白玉堂将手里还没开过的水递给他,“等气儿顺了再喝。”


“谢谢,”展昭接过,并肩和白玉堂走进了游乐园,“月华没来真可惜啊,b市的游乐园很出名的。”


“下次再和她来吧,她让咱俩替她好好玩。”白玉堂打开手机上游乐园官网上的游乐项目,问展昭,“猫儿,咱们去哪?”


“来游乐园当然是要坐过山车!”展昭咕咚咕咚喝了一口水,继续道,“晚上还有烟花和马戏团呢,你没看过的话,咱们晚上去看看吧?”


白玉堂看着游乐园里的人山人海和游乐设施发呆,半响才出声应了展昭的话,“好。”


……游乐园啊。






说好的激情二更!

鼠猫现代《老板,我不买花,想买你。》七

白玉堂拎着刚买的馒头和粥向自家方向走去,昨晚也不知怎的,明明可以找到钥匙送他回对门,却还是鬼使神差收留了那只醉猫。不过大概是因为有展昭在的缘故,他平日里常做的噩梦,昨晚也没有梦见,竟睡得意外安稳。


早晨醒来就看见那人的睡颜,温暖的阳光透过窗户洒在他脸上,长长的睫毛投下一片阴影,唇不自觉地轻启,就算睡着了也是那么讨人喜欢。白玉堂欣赏了一下展昭的睡颜,不禁感叹了一下,真他妈赏心悦目。


咳。美是共赏的,不分什么性别。


用很久以后白玉堂的话来说,就是每天早上都被自家猫儿帅醒。


因为这事儿,以至于五爷今天心情大好,早起买了馒头和粥,加上表妹丁月华要来,他眼里都带着笑。


心情倍儿棒的五爷一打开门看见的就是这一幕。


展昭抱着猫和月华面对面坐着,前者已经换回了自己的衣服,旁边是折好的大衣,玉堂忽然想起,这他妈是丁月华送的那件。


这也不怪他,丁月华和他一起长大,每年送的生日礼物加起来就有那么多,他的大衣也不少,平日里都放在一起,难免有忘了的时候。


“白玉堂?你回来了。”


“小白哥,你回来了啊!”


二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玉堂觉得挺有趣,放下早餐顺势坐在月华身旁点了点头,展昭怀里的展昭也跳过来蹭他裤脚,“丫头吃了没?”


“还没呢,就等着你啦,”她说到这里顿了顿,看了看展昭又看白玉堂,“真没想到你居然也认识男神!”言毕对着白玉堂眨眨眼,玉堂懂了她的意思——丁月华以前对他说过,之前她来c市和朋友旅游,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一个帅气又温柔的展姓花店老板,人特别好特别帅特别男神,还给她们介绍并推荐了c市很多美食店,另外他花店里的猫也超可爱。当时白玉堂还不信,现在倒是了然,原来这丫头说的是展昭,怪不得推荐的都是美食店铺。(等等)


“展昭住我对门。”白玉堂说完瞄了一眼展昭身旁丁月华送自己的大衣,若有所思,“那还真是挺巧的。”


月华点了点头,白玉堂把地上的白糖抱起来顺毛,她看了看身旁的白玉堂又看了看对面的展昭,摸了摸白糖的脑袋,笑着说,“这就是缘分嘛。”


展昭被她看得有点莫名其妙,总觉得有一 股难以言说的感觉,便微笑着点了点头,“世界真小。”


那头白玉堂倒是想起了什么,“猫儿,月华这丫头应该和你说过了吧?她是我表妹。”


说着,白玉堂将桌上的馒头和粥往展昭那边推了推,示意他快吃早餐,昨晚醉成那迷糊样,今早肯定胃里不舒服饿得慌,然后也对着月华点点头,让她一起。展昭见状,想了想,也没和他客气,拿起馒头就啃。虽说是啃,但也吃的挺优雅,坐他对面的月华满脸笑容——居然能和男神一起吃早餐!


展昭吃着白玉堂买来的早餐,在这凉风阵阵的早春三月,心底竟有些暖。他昨天喝醉了,自己做了什么蠢呼呼的事儿其实心里也记着一点,本来还有点尴尬、郁闷和不好意思,今天吃了那人特意早起买回来的东西,就全部化为了泡影,转而变成了感动和惊讶于他的细心。


展昭在心底默默叹气,自己好像欠白玉堂的越来越多,这可不太妙啊。


下次请他去哪里吃饭好呢?还是说再请他吃一顿火锅?展昭喝了口粥,白粥的米香浓郁,不禁又舀了一勺,白玉堂见他不像没有食欲,便笑着开口,“猫儿,今天不用去花店?”


听了他这话,展昭不由一愣,随后猛地站起来就往门外跑,嘴里还不忘回答白玉堂的话,白糖也从玉堂怀里跳出来跟着主人跑了,“等过几天请你吃烤肉!”


玉堂看了看展昭还剩几口的粥,和还纳闷男神怎么那么快就走了的丁月华,一脸无奈,叹了口气,“傻猫。”


展昭一路狂奔花店,忘了自己有车倒没把白糖忘了,好不容易到了花店开了门营业,不禁感叹一下真是假酒害人。


他把白糖抱起来,放在收银台上的软垫上给它顺了顺毛,笑容比这花店里的花还好看,“来,招财猫,咱们开始工作了。”


白糖蹭了蹭他的手心,“喵~”




失踪人口回归。

还在坑里。
哭了一晚上成了个傻逼。
画是前几天画的,放上来做个纪念。
p1虚白瓦瓜
p2女装白(个人恶趣味)
p3老白大头
我永远喜欢他们。
魔人男孩,嗯。

开局照常说了一句“要抱抱。”祭司看见了说她也要。对面监管者一直没确定应该是在看我们说话,开局果然是杰克……!
一来就把皮皮善螺旋升天了。
后来来抓我,抱在怀里后转了好多圈,然后让祭司小姐姐救我。完了没多久我看见祭司小姐姐被抱起来了,最后被送上了椅子。(……)
园丁小姐姐也是,以至于我这个佣兵完成了成就解码大师。
解完最后的机子后去救园丁小姐姐,没想到来不及了。(……)剩我一个的时候我也懒得挣扎,他就抱我去了大门,还在门口涂了个鸦。…图1咳咳。
图2是杰佣涂鸦合影……。

小伙伴们的id都没打码。我错了。

刚刚玩奈布,自由匹配,开局前发了一句杰克抱我。
本来没报太大希望,结果杰克全程无视我,把空军,机械师,园丁三位小姐姐都螺旋升天了。(……)
最后只剩我,我本来想找地窖,后来懒得跑了毕竟好不容易遇见个比较gay的杰克。没想到他抱我去修机,(当时还剩最后一个。)还把我抱出了大门。
…妈妈我又相信爱情了。
前几天那个呵呵杰克的不是我。()
杰佣我能吹一辈子。

自由匹配玩奈布遇见了杰克,队友都被送上了天就留我一个。地窖当时开了,地图我不太熟悉,只能乱跑,结果就是被杰克一把抱起。(……)我懒得挣扎了,就看见他把我放在了地窖旁边,我以为他要放生还准备谢谢他,没想到他居然放狗咬我。
放狗咬我。
他就站在旁边看着,我已经不想动了,他又把我抱起来放到地窖旁边,趁我不注意又把我抱起来送上了狂欢之椅。
呵,杰克。